电竞

中欧博弈5G标准

2019-10-08 20:50: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专利诉讼”已成为国际竞争的常见手段。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拓展国际业务的中国企业经常遭遇专利诉讼,如果应付失当,轻则被罚款,重则可能会无法进入当地市场。

4G设备市场上,中兴曾有过这样的遭遇。“在德国,我们卖出去的4G设备被扣在海关不让用,说侵犯他们专利。”中兴无线通讯CTO向际鹰告诉记者。

作为在3GPP(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中LTE提案达到10%的专利拥有者,中兴在专利诉讼、调解中多了筹码。向际鹰总结:“公司必须在标准中有很多专利贡献,如果少的话就比较危险。”

实际上,将自己的专利技术写入行业标准,成为“必要专利”,电信巨头们的市场地位将随着标准推广而得到提升,因此对此乐此不疲。

问题是,如何将自己的专利技术写入标准。

谁来制定5G标准?

根据ITU(国际电联)标准化流程,5G标准化工作中ITU更多扮演的是审批角色。

记者注意到,历史上3G、4G标准主要来自3GPP的贡献,而IEEE(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也贡献了基于WiFi演进的3G、4G标准。

“现在公认为3个组织可能会有提案,一个是3GPP,基本上它是主导,还有就是美国的IEEE,中国的IMT-2020。”向际鹰向记者表示。

3GPP最早是由欧洲ETSI(欧洲电信标准化协会)联合日本、韩国、美国相关标准化协会发起的,最初目标只是制定基于GSM演进的3G标准。后来,CCSA(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作为第六家组织伙伴加入了3GPP。

完成输出3G标准目标后,3GPP机制存续,并进一步向ITU提交了FDD-LTE、TD-LLE全球两大4G技术方案。

“3GPP最早做3G标准,后来做4G标准,按照自然推进5G标准也会在3GPP里面来做。爱立信是这么看的,许多公司也都是这么认为的。”爱立信东北亚区无线研发团队负责人王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IEEE是美国发起的电信行业研究和全球标准输出组织,过去也曾提出被ITU认可的基于WiFi演进的国际标准。因为一些原因,IEEE推出的4G标准在产业化中失败。

“Intel对IEEE比较积极,因为它主导芯片,但设备制造商不是很积极,因为投进去发布标准之后也不能保护公司的权利,相当于免费做贡献。我们第一优先级还是3GPP。”向际鹰表示。

另一个组织是IMT-2020。据记者了解,IMT-2020是我国工信部、国家发改委、科技部推动的5G研发平台,成员涵盖了国内企业、高校、研究机构、行业组织的主要力量。IMT-2020目前下设了12个研究项目,其中中兴负责牵头3个研究项目。

向际鹰告诉记者,虽然中国IMT-2020推进组新成立,但由于中国的市场和实力,IMT-2020在ITU的地位与3GPP、IEEE“不相上下”。不过,实际影响力还逊于二者。

3GPP是传统的移动通信标准主要协商平台。IMT-2020未来是融入3GPP还是另起炉灶,目前态度还不明确。“我们国家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做一个独立的5G提案。”向际鹰说。

在一些中国厂商看来,中国在通信设备厂商制造上已不弱于世界主要厂商,而在3GPP中,欧洲厂商拥有更强的主导性。

向际鹰告诉记者,IMT-2020未来是否独立提出5G标准提案,要看IMT-2020能否推出区别于3GPP的更优秀提案,“如果IMT-2020研究出一些特别创新的东西,明显不同于3GPP,技术比别人好,就可能决定抛开3GPP独立提5G的提案,理论上存在这种可能性。”

构建产业链共识

“欧盟大规模地铺设5G是在METIS成立之后,可以说METIS扮演了一个先导角色。”王亥向记者表示。

METIS是在欧盟第七框架协议下成立的5G研发项目,其项目负责人是爱立信,目前有29个成员或合作伙伴,欧盟提供给了项目承办者共2900万欧元研究赞助。除了欧盟提供的研发经费,参与METIS项目的部分内部也有研究经费。

据记者了解,2015年5月,METIS项目将扩展为HORIZON2020,MITIS下的研究小组将提升为研究课题。

METIS项目之后,欧盟又推出了一个5GPPP(5G公私合作协会)组织,其作用类似于我国863管理委员会,成员包括阿朗、爱立信、法国电信、英特尔、诺基亚、意大利电信,同时也包括中国企业华为。

王亥介绍,从5G的全球各个地区活跃程度来看,因为有政府的强力推动,亚太区的参与活跃程度比较高,而爱立信也有意识加强与中国方面的合作:一方面,爱立信主导的MITIS项目有意识邀请华为加入,另一方面,爱立信也尝试作为IMT-2020推进组成员加入。

“爱立信当然希望可以参与这个项目(IMT-2020),但是光有希望还不够。IMT-2020是政府主导的一个项目,我们曾经去申请,但是被婉拒。”王亥说。不过IMT-2020也并未完全排斥国外厂商参与,“我们不是IMT-2020推进组成员,但是推进组每年都会有2次展示工作成果的机会,也会邀请欧盟公司去参与。”

“据我了解,IMT-2020也在谈要不要正式引入国外厂商(作为成员),但现在还没有做这个决定。其实我们是在推动这件事情,把IMT-2020运作成一个更国际化的组织,最后(如果有)提案也是国际提案,不仅是中国的提案。这个是比较大的决定。”向际鹰表示。

在一些人士看来,TD-SCDMA、TD-LTE虽然都由中国提出,然而由于在取得产业共识上的差异,在商业表现中有不同表现。

“表面上政府对它们(TD-SCDMA、TD-LTE)政策是一样的,但是TD-LTE获得了全球产业链支持。从运营商来说,TD-SCDMA只有中国移动在做,而TD-LTE在全球许多国家都有运营商在做。”王亥告诉记者。

“如果在国家提出方案之前,产业链已经达成了共识,提不提不会影响最后的商业推动,而如果之前没有形成共识,依靠国家意志强力推动,商务上是不会成功的。5G也是这样。”王亥表示。

“它(IMT-2020)做得很好的事情是它扮演了一个平台角色,在这个平台上去发言的还是设备厂商、运营商、高校。”王亥说。

开封治疗宫颈炎医院
铁岭牛皮癣
吉林治疗妇科方法
开封治疗卵巢炎方法
铁岭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