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光伏业债务危机难言已解政府之手进退两难

2019-11-10 21:31: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光伏业债务危机难言已解 “政府之手”进退两难

  去年12月底,作为行业三流公司的国内A股上市公司超日太阳董事长跑路们事件,除了暴露出公司本身经营治理的问题外,也发酵出了一系列包括银行贷款到期、公司债偿付等金融风险。2012年整个光伏行业经历了几乎全行业的系统性债务危机,经营指标恶化、负债率远高于安全线。包括尚德电力、赛维LDK等一线光伏企业如何解决债务危机,实际也为本次超日太阳的问题提供了一些有参考价值的方案。

  不过,考虑到超日太阳在上海当地的地位、政府的态度以及公司本身经营违规问题,在此次债务危机解决中可能很难获得现有案例的优良待遇。

  光伏业债务风险仍未解

  先从几大海外上市的光伏龙头企业的财务指标直观来看,12月4日赛维公布三季报,第三季度净亏损1.369亿美元,这已是公司连续第6个季度出现亏损。英利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仅三季度公司净亏损为9.59亿,上一季度亏损5.73亿,去年同期亏损1.805亿。尚德电力前三个季度营收从上一年8.77亿美元下滑到了6.29亿美元。其负债总额已达到35.82亿美元,资产负债率已高达81.8%。

  从国内前10大光伏企业来看,其普遍资产负债率都在65%以上,而一个略显保守的供参考的统计,中国前10大光伏企业的负债在1000亿人民币以上。而值得注意的是,该资产负债率的计算,如果动态的来看其固定资产折价以及存货价格下跌,可能这种资产负债率比起2012年中报及三季报时会更高。

  1月14日尚德电力正式对外宣布公司股票重获纽约证券交易所继续上市交易资格。这是继赛维LDK后又一家在美面临退市光伏企业重获纽交所交易资格。但这并不意味着在2012年光伏业集体爆发债务危机的风险已经化解。

  以尚德为例,今年3月底尚德有一笔5.75亿美元的可转债到期,无力偿付的尚德要么请求债权人展期,要么以政府信用背书获得银行的贷款,但获得贷款也是需要付出特别的保证和条件,目前仍然未有最终结果。

  一位大型光伏行业的高管对本报表示,债务风险不会很快解决,需要企业有造血功能,卖资产改善财报也好还是收缩战线也好,包括政府、债权人都得看到希望。这不仅仅取决于企业或者利益相关方的主观因素,也的看整个光伏行业的供需以及价格的走势,目前说完全解决还为时过早。

  政府之手进退维谷

  一直以来,对于光伏行业政府是救还是不救的争论不绝。小型企业实际上是说关就关了,毕竟牵扯面小,但一些龙头企业大而不倒的问题再次浮出水面。

  “其实光伏企业做大离不开政府的支持,这些大企业是当地的标杆,也是支柱,政府在这时候的心态是很复杂的,不救的话,企业会死掉,当地的GDP、税收、就业甚至产业生态链都会被破坏,但如果救的话,怎么救,是否救的活,以及政策上的化解等问题也接踵而来”,上述光伏业内人士对本报表示。

  争论中,政府已经在出手。国内三流的光伏企业东营光伏11月6日公告称,该公司50.38%的股权已由东营市政府作价1000万美元收购。而江西赛维则是直接由江西省国资背景的企业收购赛维LDK20%的股份。

  除了这种直接收购股权的“简单”模式,更多的是直接通过银行贷款或者由政府背书的贷款,保持流动性的方式,帮助在行业内质量较高、有品牌、有规模的企业。国开行公布的对“六大、六小”光伏企业的信贷支持正是如此。据本报了解,尽管其实际投放信贷量是“雷声大雨点小”,但是起码没有雪上加霜。

  本次超日太阳已经出现3.8亿元贷款逾期,以及10亿公司债近8000万付息的当务之急。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尽管大都数光伏行业大都难免要依靠政府直接出手或者政府信用背书。但是超日太阳或许很难充分享受同行的待遇。

  据本报了解,综合考虑上海市政府的产业政策及超日太阳的背景,以及其风险极大的经营模式,期望政府直接出手的概率微乎其微。但是作为可能是首家公司债违约对金融体系带来的负面影响,包括当地政府和债权人又不得不特别考虑,这将极大的考验利益相关方的智慧。

  关键词:

  光伏

纺织机械设备
知识产权
合同纠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