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毕节留守儿童需要怎样的关注

2020-02-15 14:40: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毕节留守儿童需要怎样的关注?

原题【毕节留守儿童需要怎样的关注?】

4名留守在家的儿童因为服食农药中毒,经送医抢救无效死亡,发生在贵州省毕节市的这起悲剧,让人们再次将目光聚焦至留守儿童群体。落单花蕾本来就缺少关爱,尚未绽放就先凋零更是令人痛心。留守儿童之死,凸显家庭和社会对他们情感关爱的不足,如何携手给这些渴望正常家庭关爱的孩子一份情感关爱低保,值得各方深思。

保护留守儿童,缺的是行动

冰启

9日23时许,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4名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据悉,4名儿童为留守儿童,年龄最小的5岁,最大的13岁,父母均在外打工。目前,公安机关正在对儿童死亡原因展开调查。

三年前,贵州毕节曾发生震惊全国的5个孩子死在垃圾箱的事件。针对其中有4名学生处于辍学状态,毕节市曾宣布对全市范围内留守儿童进行逐一排查,设立留守儿童专项救助基金,采取一对一帮扶措施。市、县(区)财政每年拿出经费约6000万元用于保障留守儿童的学习和生活。这无疑是想得很周全的措施,尤其是逐一排查、一对一帮扶,已经超过很多专家的建议,然而,悲剧还是再次在毕节发生了。

必须追问的是,当时宣布的措施,是不是只是为了应对舆论压力的表态,在宣布之后,根本没有排查,也根本没有一对一帮扶,连6000万经费也是空头支票?从近年来发生的留守儿童伤害事件看,地方在事故发生后,表态都是积极及时的,宣布的措施都很给力,可之后不落实实施的,比比皆是,这导致问题再次发生,对此,必须切实建立长效机制,来解决留守儿童的求学和生活问题。

据报道,当地村民反映,1个月前,4个孩子因为没有生活费辍学在家,家里唯一的食物是孩子父亲去年种的玉米。平时,4个孩子将玉米磨成玉米面,不用筛子筛干净,就凑合吃了,因为太穷了。那么,请问,毕节是怎样解决留学儿童的求学问题的?为何会出现因缴不出学费的学生辍学的问题难道学校把缴不出费用的学生赶出学校?当地排查到这4名留守儿童的生活困境了吗?

根据我国《义务教育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各级有保障每个适龄儿童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未成年人必须有成人监护,在这起留守儿童致死事件中,地方的失职是显然的。不少舆论在事发后再次提出建议,比如,要重视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生存问题,对留守儿童进行一对一帮扶,给他们关心。而这些措施,当地早就想到了,对于怎样保护留守儿童,部门官员根本不需要教,他们能说出一系列完备的方法帮助留守儿童,包括不留死角,一个也不能少,可这是作秀,现在缺的是行动,行动,还是行动。对于这起4名儿童自杀事件,要追查三年前部门的承诺是否到位,不能只有表态没有行动,如果没有到位,应追究地方官员以谎言应对公共事件的。

相对于救助留守儿童的具体招数来说,当前乡村教育的治理机制建设更为重要,为何留守儿童的问题一再出现,各种招数都已想到,可解决起来却乏力呢?根源在于,村民无权参与教育管理、决策监督,很多地方,只是被动等待的措施,没有也就没有,纵有意见,也无可奈何。只有发挥村民自治的作用,对教育投入、经费使用、孩子权利保护等进行管理,才能走出现在地方部门高调重视问题,现实中却不解决问题的困境。

另外,对于2000多万留守儿童,我国中央和各地省级,必须有统筹解决的系统方案。在当前,由于户籍制度和高考录取制度的局限,各地经济发展的差异,留守儿童还会很长时间存在,那么,对于留守儿童,我国必须启动建立国家监护制度,率先对这部分父母监护人在外的儿童,实行国家监护,由国家履行监护在发达国家,所有儿童都基本实行国家监护制度,由国家保障儿童的生活、求学和医疗。只有对留守儿童建立国家监护制度,才能切实保障每个留守孩子在父母不能有效履行监护时,孩子照样拥有健康、安全的成长环境。

寻找稳定的制度性关注和保障

乾羽

孩子是人间的天使,本该有着天真快乐的童年,但是中4名农药中毒的儿童,却更像是被遗忘的弃儿

,他们在中毒死后才被人关注。他们到底有着怎样的生活,有着怎样的喜怒哀乐?在事件调查清楚之前,我们只能去猜测。但零星的信息,也已经传递出逼人寒意:只剩下4个孩子在家里,他们自己照顾自己;4个孩子因为没有生活费辍学在家,家里的唯一食物就是去年的玉米。即便农药中毒的原因还不得而知,而这些信息却是真实的,这些真实的信息足以压垮孩子的童年,也理所当然地击中我们的泪腺。

这并不是毕节留守儿童第一次出现在中,类似悲剧之前就曾经上演过。2012年,5名身份不详的男童,被发现死于毕节城区一处垃圾箱内。据警方调查,5个小孩系躲进垃圾箱避寒时一氧化碳中毒身亡。

当毕节留守儿童两次以如此残忍的方式闯入我们的视野时,到底该如何关注?关注中的已经逝去的孩子,关注毕节的留守儿童,关注贫困地区的留守儿童?报道和舆论关注是第一个层面。如果没有报道和舆论热议,我们不知道有一个地方,曾经发生这样的悲剧,有一个群体,正在过着一种我们想不到的生活。但是,报道通常是一次性的,舆论也有其发展演变规律,一段时间之后,的热度就会降低,相关舆论就会停息,人们的注意力就会转移。就像2012年之后,公众再次关注毕节留守儿童,已经到了这一次,这一个时间点。

因此,还需要第二个层面的关注,把话题上升到议题和问题的高度:把毕节留守儿童的话题,当成是一个需要深入调查和全面还原的议题,当成是一个需要深刻讨论和迫切解决的问题。只有把这个话题当成议题,在走向平淡,舆论走向停息之时,需要被关注的对象才不会被遗忘,他们身上存在的问题才可能被继续关注。

当然,之所以要深入分析,要深度讨论,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寻找稳定的制度性关注和保障。即便是课题研究,也只是一种外在观察,在提出了问题和建设性意见之后,问题该如何解决就成为社会需要思考的命题。在某种程度上,话题和议题不过是引发制度关注的议程设置者,若没有制度建设、制度完善跟进,话题和议题也就无法发挥实际干预效用。这就意味着,当毕节留守儿童非正常死亡的第二个案例出现时,媒体应该更有耐心地接近真相、引导舆论,公众应该更有地分析现象、思考问题,而有关部门也应该更客观全面地关注事件、关怀群体,拿出一个积极而完善的预案出来。只有经过这样的过程,一个留守儿童非正常死亡的事件,才不会快速地消失于海量的看点中,成为一次感动的由头,然后消失无踪。

长峰医院汪明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预约挂号
赣州白癜风如何治疗
中药治疗不孕不育偏方
烟台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