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风鬼传说 第296章 部署

2019-10-12 21:32: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296章 部署

は防§过§lv以下为错字按拼音为准白渡=baidu以虾=yixia嘿=hei炎=yan哥=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张=zhang街=jie陆天香説得这些,上官秀都能理解,他问道:“难道,就没有解决的办法吗?”

“当然有啊。”陆天香笑了。上官秀心中一动,急忙追问道:“什么办法?”

“就像刚才那样,我在修炼的时候,你可在我的旁边打坐。”

上官秀眨眨眼睛,琢磨了一会,回手diǎn着自己的鼻子,问道:“那我岂不成了寄生虫了?”

陆天香被他的话噗嗤一声逗乐了,白了他一眼,半开玩笑地説道:“谁让你当初选择这么冷门的心法修炼呢?不想做寄生虫,你就只能去吞噬旁人的灵气了。”

上官秀揉着下巴喃喃説道:“这次出征宁南,想必也会遇到许多的敌方修灵者。”

陆天香深深看了他一眼,摇头説道:“以你现在的修为来説,想从灵神境想要突破到灵空境,起码需要吸纳一百名修为达到灵元境修灵者的灵气,而要想从灵空境突破到灵幻灭境,估计要吸纳五百名以上的灵元境修灵者的灵气,你认为自己能做得到吗?”

上官秀仰面而笑,他没想过要把自己的灵武修炼到多么不了起的程度,只要够用就行。他含笑説道:“如此来説,我若想继续修炼的话,就只能跟着陆姑娘去神池了,或者……”

他故意停顿下来,没有把话继续説完。陆天香好奇地问道:“或者怎样?”請用xiǎo寫字母輸入網址:heiyaп觀看最新最快章節

“或许,就是把陆姑娘留在我的身边。”説话的同时,上官秀又故意地向前一探身,突然贴近陆天香。他本以为她会躲,但她端坐在原地,动也没动,两人的距离之近,鼻尖都快碰触到一起。

陆天香看着近在咫尺的上官秀,缓缓摇头,正色説道:“我不可能留在你的身边,等此事一了,我就会返回神池。”

上官秀暗叹口气,她还真是一位心如止水的姑娘,很难想象,她的年龄只有二十五岁。他探过去的身子又退了回来,含笑diǎndiǎn头,説道:“我们继续打坐吧!”

翌日早上,上官秀从打坐中醒来,肖绝来报,説叶飞雪在昨晚离开了郡尉府,説是返回师门了。上官秀听后diǎn了下头,问道:“可有派人护送?”

肖绝应了一声,説道:“我已派出两名兄弟暗中保护她了。”

“很好。”上官秀挺身站起,感觉身子湿乎乎的,低头一瞧,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露水湿透。

他目光一转,下意识地看向还在打坐的陆天香,她也和自己一样,身上的衣服尽湿,但令上官秀面红耳赤的是,她衣着单薄,里面似乎也没有穿内衣,湿透的衣服仿佛第二层皮肤一样紧紧贴在她的身上,衣内的春光若隐若现。

他回手解下自己的大氅,包裹在陆天香的身上,而后正要和肖绝走出凉亭,陆天香慢慢睁开眼睛,先是看眼自己身上的大氅,又不解地看向上官秀。后者低声提醒道:“陆姑娘的衣服都已被露水打湿。”

陆天香掀开大氅,向里面看看,她玉面微红,xiǎo声説道:“多谢。”

上官秀向凉亭外的吴雨霏招招手,等她走过来,他交代道:“雨菲,你带着陆姑娘到你的房间里换身衣服。”

“是!秀哥!”

上官秀留下吴雨霏和陆天香,带着肖绝走出后花园,边往前庭那边走边斩钉截铁地説道:“阿绝,你代我去召集众将,明日,我军要起程出征。”

肖绝diǎn头答应了一声。上官秀的早饭是在前庭大厅里与麾下的众将们一起吃的,很简单,就是粥馒头和咸菜。在大厅里,吴念拿着一颗煮熟的鸡蛋,边剥着蛋皮边问道:“大人已决定明日起兵?”

“是!”上官秀喝了一口粥,答应得干脆,转头又看向洛忍等人,问道:“我军的军粮筹备得可还充足?”

没等旁人説话,钱进开口説道:“秀哥,我已筹集出军粮十五万石,节省一diǎn,足够二十万大军一月所需。”

上官秀把剩余的半碗粥一口喝干,抹了抹嘴巴,説道:“还远远不够,此战未必会在一两个月内结束。”

钱进正色説道:“我还在继续筹集,秀哥放心,后方的军粮可源源不断地补充上去。”

“如此甚好。”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军粮的充足与否直接关系到全军将士们的士气。上官秀问洛忍詹熊安义辅三人道:“各军团现在操练得怎么样?”

洛忍咧嘴一笑,大声説道:“我第二军团兵强马壮!”

詹熊不甘示弱地説道:“第三军团也不会比第二军团差,只要秀哥需要,第三军团可随时上阵作战。”

安义辅则比他二人低调许多,他琢磨了一下,摇头説道:“第四军团现在还远远未能达到正规军团的战力,若想操练成型,起码还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

“嗯。”上官秀diǎndiǎn头,説道:“这次,我率第一军团和洛忍的第二军团一同出征,詹熊的第三军团可驻扎于虎牙关一带,随时准备增援,义辅的第四军团可留守西京,坐镇贞郡。”

众将齐齐diǎn下头,插手应了一声。这时廖征跨步出列,向上官秀拱手施礼道:“大人,末将亦想随军一同出征!”

廖征现在是第四军团第一兵团的兵团长,并不在出征人员的范围之内。听闻他的话,上官秀摇头笑道:“廖将军,第四军团的任务是留守西京,操练新兵,这次,你就不要去了。”

“大人!”廖征一甩征袍,单膝跪地,拱手説道:“末将自投靠贞军以来,还寸功未立,心中深感不安,如果这次出征宁南还不让末将参与,末将在西京可真是要憋屈死了!”

“这……”上官秀沉吟片刻,转目看向安义辅,廖征毕竟是安义辅的直属部下,要不要带他去参加宁南之役,也需听听安义辅的意见。

安义辅看了一眼廖征,对上官秀欠身説道:“既然廖将军执意要随军出征,大人就带他去吧。”

“也好。”上官秀diǎndiǎn头,同意了廖征的求情。见他肯带上廖征出征,另有不少的将官纷纷单膝跪地,拱手请缨道:“我等也愿随大人一同出征!”

上官秀笑了,被气笑的,説道:“你们可要知道,此次远赴宁南作战,凶险异常,胜负难料,生死未卜,稍有不慎,便会血洒疆场。”

“大人

,我等不怕!”众将异口同声道。

但是我怕!此战,自己不能把贞军的全部精锐和骨干都投入到战场上,那样的话,可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一旦战败,贞军也就彻底垮了。上官秀面无表情地説道:“我带廖将军出征,这是破例,既然是破例,就只此一次,不会再有二有三,你等也不必再説。”

“大人……”

“好了,我意已决!”上官秀挥了下手,制止住众将的再次请缨。他转过头去,对洛忍説道:“阿忍,大型的辎重我军不易多带,不然,太影响我方行军的速度。”

洛忍diǎndiǎn头,説道:“秀哥,这diǎn我也考虑过了,我军的主力可先行,辎重由后方的后勤运送即可。”

“嗯。”上官秀正和洛忍低声交谈着,从大厅的门外大步流星地走进来一人,这人先是环视左右,最后目光落在上官秀身上,大声质问道:“上官大人,为何出征宁南这么大的事也不通知我一声?”

众人寻声看去,大吵大嚷的这位正是广獠。上官秀看向广獠,慢条斯理地説道:“此次出征宁南,与你无关,你留守西京就是。”

“什么叫与我无关?你招我入贞军,现在要打仗你又不带我,究竟是何用意?”广獠愤愤不平地大声问道。

上官秀笑了,语气平缓但又柔中带刚地説道:“首先你要弄清楚一diǎn,让你加入贞军的人并不是我,而是你的师父,我也是看在令师的面子上才肯收留你,还有,我是全军主帅,我的话就是军令,你可以不满,也可以不服,但不可以当众质疑,此为以下犯上,这次可以念你无知,就这么算了,下次不可再犯。”

广獠看看上官秀,再瞧瞧周围的众将,无一人肯站出来为自己説话,包括在场的那些广林军老部下们。他深吸口气,狠狠跺了下脚,再二话没説,怒气冲冲地转身走了出去。

望着广獠含愤离去的背影,吴念笑呵呵地提醒道:“大人,广獠将军灵武高强,在军中有万人不敌之勇,大人可莫要把他给气跑了啊!”

上官秀淡然而笑,説道:“如果连这diǎn委屈都受不了的话,他也就不适合在我贞军当差了。”不管是多么凶狠的一头猛虎,他也得能被自己所用才行,不然的话,説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调转回头,反咬自己一口,其危害要远胜敌人。此次出征宁南,关系到二十万将士的生死,上官秀又岂敢轻易冒险?

吴念diǎndiǎn头,未再多言。上官秀又意味深长地説道:“吴先生,这次出征宁南,你也不要去了。”

“大人,这是为何?”

“你身体一向羸弱,此次出征,路途遥远,我担心以你的身体会在路上支撑不住,你就留在西京吧,何况,西京这边也的确需要一位谋士辅佐。”上官秀正色説道。字-符防过-滤请用汉字输入hei擺渡壹下即可观,看最新%章&節

呼伦贝尔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三亚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镇江性病医院哪家好
呼伦贝尔好的男科医院
三亚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