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王俊煜我只是迎合用户的另一面

2019-08-18 23:06: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俊煜:我只是迎合用户的另一面

  “豌豆荚从战略层面讲犯的最大的失误是在什么地方?本质上就是豌豆荚的品牌没有办法从应用商店走出去。”王俊煜告诉。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答案是卖掉豌豆荚,重新开辟一片战场。

  王俊煜的新公司坐落在北京东边的一条胡同里,两层小平房,偌大的窗户,从外表看上去很像一家冷门的咖啡店,即使循着定位去找,还是容易让人错身而过。不过就在拜访的当天,他们请人装上了指示牌,方正的格子上写着两个字——轻芒。

  很久以前,有朋友问王俊煜,如果不做互联了要去做什么?王俊煜说:

  “如果没钱,那我想卖报纸,开一个报摊亭。如果我很有钱很有钱,那么就去买一个报业集团来自己运作也不错啊。那样也算是内容分发的一种吧。”

  显然,现在的王俊煜既不算没钱,也不算很有钱很有钱,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家住朝阳区的王先生,今年 31 岁,事业有成有房有家。”所以做轻芒,或者说轻芒杂志,对王俊煜来说多少有点遂愿的意思。

  简单的讲,轻芒杂志就是一款以兴趣为单位的聚合类阅读 App,市面上同类型产品中,首当其冲的便是今日头条。当然,用过的人很容易感受到两者的差别。王俊煜则直接向展示了在同一兴趣(酒)下各大聚合软件的内容差别:

  “酒这本杂志是(轻芒)自动做出来的,没有人工干预,从 XX 里面找酒的话大概是这个样子,有明显不相关的;还有讲兴趣阅读的 XY,它这里酒的结果可能就更离谱点,《美女为了和男士共度,酒里下药后...》”

  同样的理念,同样的技术手段,为何产品表现会如此不同?在王俊煜看来,这是个价值取向的问题,而关于此事的讨论,他已经在《技术的价值观》一文中做了阐述:

  “一个技术,确实如菜刀一样,可能有不同的用途,但总有一些用途是我们创造的时候脑子里面所设想的。这就是我们的目的。而我们的目的,决定了我们的价值观。”

  王俊煜的目的很简单——输出高品质的内容,这件事六年前被他写进了豌豆荚的 BP 里,如今他还是用同一个故事来陈述轻芒的未来。

  “轻芒到底想干啥?给中产阶级美好生活做指引?”

  “不是,抽象一点讲,他们认为人有两面,一面是今日头条,一面是轻芒。”

  “能说服你吗?”

  “不能...你用起来感觉如何?”

  “小资,满足不了我的信息需求。但我觉得‘社交化’很厉害,我可以看看佩服的人在看什么,标注了什么,在想什么。”

  ......

  采访结束后,(公众号:)和一位对王俊煜非常推崇的前同事进行了以上交流。显然,我们都认为轻芒走了一条小而美的路线,而王俊煜绝不会赞同我们的观点。

  六年前同样有人跟他说过“豌豆荚是一款小众产品”,事实已经回击了那些声音,作为对这两款产品最有发言权的人

  ,王俊煜认为轻芒的量级不会比豌豆荚更低,“它最终一定也是大几亿用户这样的产品”,只不过这件事情的难度系数更高。

  另一方面,他认为人性是值得期待的,“大家愿意花那么多钱去买更好的东西,那为什么不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看一些更高品质的东西,何况对于内容升级来讲,用户不必很有钱,也并不需要是一个所谓的中产阶级。”

  当然,有件事情王俊煜是不否认的:与同类产品相比,轻芒杂志的用户门槛更高。而这对一款目标是“大几亿用户”的 App 来说绝不算什么好事。

  按照王俊煜的思路,轻芒会将兴趣无限细分,因此在理想状态下,每个用户都拥有无限多的选择,而最终这些选择会拼凑成一个个独特的轻芒。

  “比如你对咖啡研究得深,可能就会想去看一些更深入的东西,比如摩卡壶、意式、虹吸,这些在数据结构上都是咖啡的一个节点;再进一步,意式里面还有什么卡布奇诺、拿铁、拉花......”

  王俊煜告诉:“这些节点都是用机器算出来的,它不是图书馆的那种分类方法。”

  用户似乎没有理由不拥抱这种深度订制,只不过前提是它要做得足够好。而这或许正是王俊煜最自信的地方,就像上文的前同事所说,“他们是一帮能做出优雅产品的人。”

  大众、刚需、不算新鲜的想法,为什么市面上没有出现类似的产品?问王俊煜,他笑道:“也许前面有什么大坑我们现在还没有想到,”不过话锋一转他表示,“但确实没有。”

  一位阅读软件的负责人曾告诉,他们面对的最大挑战是版权,但对轻芒来说,这并不是问题,王俊煜告诉:“其实轻芒杂志跟 Safari 的阅读模式的原理是一样的,用户打开的还是页,但你可以进行重新排版。”

  另外,在王俊煜看来,这本质上还是一个商业模式的问题,“如果内容创作者的商业模式是内容本身要卖钱,那轻芒当然不能免费将内容提供给用户,但如果商业模式是希望内容被更多的人看到,这里面不管是广告还是直接卖东西,轻芒都会完整地保留。”

  实际上这种做法在业内非常普遍,基本上没什么讨论空间。那如果倒推产品的话,轻芒的壁垒又在哪里?

  王俊煜曾经翻过某本教科书,上面关于壁垒的定义有四种:络效应、规模效应、知识产权,以及品牌,他也非常赞成周鸿祎的那句“品牌是终极的壁垒”,不过在他看来,“也不能说什么事情都有绝对的壁垒,只能说别人做起来要比你做更难。”

  这种“难”显然不在于技术手段,周鸿祎那句话的前半段是“价值观塑造品牌”,所以王俊煜才会反问:“价值观也是壁垒对不对?”

  后记

  在商业环境中,如果说王俊煜身上有什么能被诟病的,备选项中肯定没有价值观,或许商业化能力才是众望所归的答案。

  但显然,王俊煜没想过以后要再次“虚心接受”卖掉豌豆荚时大家对他的批评,“我相信轻芒在商业上会是很成功的公司,这样才值得我花五年、十年的时间来做这个事情。”

  另外,除了用户以外,他也不太在意外界对轻芒的看好或看衰,“可能在的读者里面有很多资本家,但现在这个阶段,我确实不需要跟资本市场讲故事。”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着凉肚子痛怎么办
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分享到: